当前位置:主页 > 杏彩情感论坛 > 正文

不在记忆中的那件衣服

时间:2019-02-18 16:3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那天下晚自习后,帮班长抄了十几份表册,才离开了教室回家。当时,校园喧闹得只有我和我孤步在窃窃私语,几颗和我一样孤独的灯时不时为了能多瞅它几眼而投点羡慕的光,然后就又开始打盹儿犯困了校门口儿只有几颗孤灯和我辞别,却小气得给我连多余的一点亮也不给,揣在自己的怀里洋洋得意。看无望,就只好失落地离开,独自一人投身于只有我自己才能感觉到自个儿存在黑夜里。走了半天,却觉得刚才所见所领悟的完全可以写入历史了过早地对一个事物下结论,原来是最蠢笨的决定。看来黑夜也不完全是黑的残星的余光它可以尽情容纳,这也许是不完全是黑夜的主要原因。可得好好领悟这一点啊。走了好半天,路上的行人仅止自己一人,感觉就有些害怕了但我还是相信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鬼等人看不见的非人而只有两条腿的人的科学定论。所以心里也不怎么的害怕了故此步履稳态。

头上漂亮的月亮也和我一个命运,广寒宫里躲刹那间,出来走几步;不多时,又羞羞地进去了怪不得我每次抬头看她时她就转身直往里走,低头走时路上倒是很明净。这么一来要观其容颜,就只有窥视了

本人一向只要风度不要温度,一天到晚衣不变,穿一件短T完事;没想到今晚感觉有些不对头,天似乎有点凉意。尽管我一直谨慎抬头、细步小跑,但对于整个身体来说,还是微乎其微。胳膊、颈项以及脸上感觉有些不怎么的光滑,盘踞满了一层叫鸡皮疙瘩的表示着身体温度较低的东西。

娇气地敲了好几下。但我感觉到似乎只是轻轻的拍。

有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白玉婷。性格和我一样和不一样,属于内向又略偏外向型的但完全划入内向又不太够格,所以是内向型的俗一点的叫法应当是两面派的政治上,这一类人士叫做什么民主人士。挺有趣的呀。

夜很深,又很静,道路又很悠长,和她一起只是默默地走着,走着。却感觉到一点也不害怕了虽然她比我更加胆小的女生。俩之间的距离还不到一尺,手臂老是碰我有时轻,有时重。要是故意撞她一下,就跟被捅了马蜂窝似的一下子就来劲儿了撒娇似的把我一阵乱撞,然后就埋着头,步伐慌乱地小跑起来了

怎么一直看我噢!知道啦,很好看。那好,过几天就是周六日了就坐在面前,让你好好看,好好过一过你看女孩的瘾!说完,很满意又特骄傲的看着我

啊,有些发热。也跟鸡毛一样,或者较之鸡毛更轻。怎么?说完,又摆出比刚才还酷的造型给我展示。

害羞极了扑过来伸手打我撒腿就跑。

很是不解:明明是撞我啊,怎么就这么不讲理呢?怎么就如此无赖呢?心里开始生气了

看起来倒是很认真的样子。颈项还有些硬度,脸却又转向我说完不久,瞪我刹那间,又是哈哈一笑,笑声清脆得如同深山幽谷中的铜铃儿、碰玉之声。

一“气”之下,就轻轻地拍了一下她时不时就转向我小脸。

唉唏!就会欺凌人…比如我附和道。

很明白,也清楚,但谁也不乐意戳破这一层薄薄地窗户纸。

凉快!嘿嘿…这一声老长,如同火箭拔地而起,笑话!又突降了$2伸长的颈项缩了回去。

那你来啊!后面又是一大串的笑声。

也许是后面有人追的缘由,倒是感觉身上有些温度了鸡皮疙瘩也让汗给淹死了不少。

忽然,忽然感觉到一股带有女孩特有的气味的风从我颈项后面猛然吹了过来。那么的轻柔和暖和。刚要专心去体味,一件温热、带点幽香的衣服就已经披在身上了顿时,一股暖流从头流到脚,一直流到内心深处,流到更远、更深的地方。

摸摸我胳膊!连珠炮似的说着就伸过胳膊来。

哼!可不像现在某些人…一股难以言状的味道浸渍了心田,只好这般回答她

这不就对了很开心。

自她说那些话时,就感觉到自己已经在发热了现在又让她给我穿了带有她体温的衣服,整个身体简直就像是处在大火的中间。

跟一个小孩子一样的笑了

不在记忆中的那件衣服

此后几天,一直没有看见她身影(以前,上学和放学时我经常在一起走)没见到第三天的中午放学时,刚走出校门,就遇见了妹妹,提着一些包着的中药、西药。赶忙问家里谁病了说是姐姐。一听就全清楚了

说在去年暑假时,和我以及村里的很多孩子一样,几乎天天都在山沟里放牛。一天下午太阳西斜、预备赶着牛群回家时,天却忽然下雨了带着家里唯一的一把钥匙,心里特别着急,就搭了雨伞先回去了一点也没淋着。却和其它孩子一直在山洞里等候雨停后回家,但是风狂雨一直横行肆虐到晚上也没有停止。和那些孩子只好冒雨回家。结果,暴雨一浇,大病一场,躺了十几天。

一听她说的怎么觉得很抽象,好像是听天书。记忆很好,为何一点印象也没有呢?难道我忘了

下午回到家后,马上翻阅去年的日记,找到所说的那一天,但那天天气是晴,而所记的内容是和几个同村好友到山坡里采摘野樱桃吃坏了肚子的趣事。以为她记错了时间,又翻看了整个暑假所记的所有内容,但还是没有找到所说的那事。难道我彻底忘了没记?还是彻彻底底地把那件事给忘咯?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标签:
转会网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